双辽市资讯门户

国内更专业
织梦模板下载站

不卖咖啡卖幸福

不卖咖啡卖幸福

“冰妈”和她的二哈们

不卖咖啡卖幸福

身怀绝技的巴马香猪“狗狗”

不卖咖啡卖幸福

冰冰

不卖咖啡卖幸福

哈士奇宠咖店

不卖咖啡卖幸福

“冰妈”带领二哈登上珠峰

按图索骥找到哈士奇宠咖店,进门都惊了,半人高的栅栏门外面排着一小队的年轻姑娘,一副副等到天荒地老的贪恋脸;门里或坐或站的人把不大的地方填得满满当当;二层阁楼边探出一溜小脑袋瓜,对着楼下一群追跑打闹的毛孩子嘻嘻哈哈。每张面孔都笑得红红火火。靠近吧台与二哈合影的空间被围得密不透风,一个女汉子站在中间拍拍手,“孩子们在哪里?”一群二哈狗子立马分开众人狂奔过来,“孩子们坐下来,1号上,妈妈叫你坐这里。阿凡达,露出脸来!”随着口令,七八只二哈蹿上长条椅,排排坐定,“孩子们不动,看这里。”如此蠢萌的画面,引爆出一片惊叹,随即咔嚓咔嚓响起一通手机“扫摄声”。

这个操碎了心指挥哈小二的“老母亲”,就是网红哈士奇宠咖店的店主“冰妈”。终于在二层坐下来缓口气的“冰妈”,一改刚才的女汉子画风,温柔文静。“最近太忙了,吃完的外卖都没法收拾。”洗茶杯、倒水的工夫一问才知,她老家在福建宁德,典型的南方女子,果然是贤惠能干,她叫林文禧,不过这个好听的名字现在似乎已经没什么人叫了。

一夜成名,国内首家宠咖店突然火爆

突然就火成了网红店让冰妈有点招架不住,虽然这些日子觉都睡不够,但是她记得很清楚,从12月12日发完公号,开始陆陆续续上人。平安夜那天突然从四面八方涌来了很多人,把店里塞得满满的。元旦那天更是夸张,队伍排到马路上还拐了个弯,弯过去二三十米。她根本来不及多想,“一下子非常忙乱,还有山西、河北开车过来的。店里三个人每天只能凑合吃一顿饭,今天有个老师去中央台录节目人手更紧张。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好多找上门来的,他们说谁谁是抖音大号,刚刚还有个小红书的来,太意外了。”

七八年前冰妈在国外学习犬行为训练课程时,接触到宠物咖啡厅。回国后有一次跟朋友聊天说到泰国、首尔、东京等很多地方都有宠物咖啡厅,做得很好,可惜国内没有。朋友鼓动她试试,“我一想也是,成就成,不成也无所谓,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尝试新的东西。双12那天,我自己就在公号写了一篇文章,都没排版,还有错字,可low了。发出去没想到很快就十万+阅读,昨天我看后台都三十多万了,评论有几百条。”

一下来这么多人,除了每天要像打仗一样解决各种事,冰妈累并快乐着。她琢磨着,未来这个项目,如果一直这么多人的话她准备先限流,“一天二三十个人接待起来蛮轻松的,可以提供狗零食、可以提供好的饮品,一下子几百人肯定不行。”还想再找地方开新店,“环境更大更好。”

作为店小二的36只哈士奇,看起来却很喜欢这种新生活:每天中午准时在咖啡厅内值班,每班6-8只,两小时轮一班。哈小二们不仅会排排坐跟顾客合影,拍照时个个都会看镜头“微笑·JPG”,或趴或卧,还会抢C位,温顺可爱又蠢又萌,简直成精了。这全赖于冰妈从小对它们做的专业的社会化训练,在超市、在广场舞、在地铁口,这些人来人往的地方都曾经是哈小二们身经百战的训练场地,在它们初尝恐惧的时候不断夸它、奖励它、引导它,所以再复杂的场面哈小二们也会hold住。

世界这么大,她带着毛孩子进藏登珠峰

“冰妈”的官称是为了纪念冰冰——林文禧投入感情最深的一只哈士奇。“冰冰对我来说不是一只狗的感情,可能外人理解不了,它对我来说甚至超过了家人——我男朋友在家我不一定回家,但是冰冰在家我一定会回家。我去哪里都尽量会带着它。”都说二哈拆家又蠢、像个叛逆的“坏孩子”,可是冰冰的性格很好,“不管我开哪辆车怎么回来的,冰冰离很远就能知道。我多晚回家它都在门口等着。”

冰妈回家会先和冰冰一起在沙发上滚着玩会儿,“一旦洗完澡换了衣服是不许它碰更不许它上床的。”冰冰很听话,每天都在床边站着、看着冰妈睡觉,很乖。“我心情不好的时候,冰冰就会一直在那做表演:坐下、绕腿、敬礼、叫妈妈……就是平时教的那点东西,一直不停。直到我说‘妈妈没事,过来吧。’它就会摇着尾巴过来,把头往你胳膊里一靠。平时它开心时你想抱抱它都不行的。就这么一靠,一会儿看看你一会儿看看你,就这样子。”

冰冰就是冰妈的精神支柱。正是因为用情太深,冰冰的死一度让冰妈难以释怀,“冰冰是被气死的。”那个时期冰妈在当驯犬师,因为冰冰长骨刺,经常游泳可以帮助它缓解,那天她托着冰冰在游泳池里训练后躯。游得正开心,突然一下子来了几十个顾客带着自己的狗进来上课,“头一天的课程表没交接好,我不知道那个时间段有课,知道的话我通常会提前送冰冰回去。” 顾客在原地等着,冰妈特别着急没管狗就去换衣服,她回来准备上课时,一只大金毛跑过来挑衅,不管对错,冰妈只能护着顾客的狗骂自己的冰冰。

拦下来之后,还没等美容师过来把冰冰带走,另一只狗又跑来打架,“没办法我又骂冰冰,它就很生气,呼哧呼哧地跑开去喝水,水一下子冲到肺里去,突然就不行了,送到医院已经没救了,是心脏病。”狗非常生气或大量运动后喝水是很危险的。“冰冰走了,我一下子觉得很空。” 2016年,冰冰先在北京做了火化,冰妈把它的骨灰带到丽江,在一个寺庙的后面永远安放下来。

“世界这么大,我想带着毛孩子去看看……”就是这么一个突然而至的简单想法,让冰妈立马行动起来:回到北京,她结束了大部分生意,只留下老员工打理这家有很多会员和60多只哈士奇的店。“我租了一辆商务舱,买了三室两厅制式的帐篷,和各种用品、药。”事无巨细为远行做好准备,冰妈便带着五只哈士奇、一只小猪、一只护卫犬、一只小猎犬,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疯狂西藏行。

从北京出发,先到太原、西安,经西宁走川藏线到达西藏的珠峰大本营。一路上,由于小时候都有充分的社会化训练,毛孩子们在随行、召回、等待、安静地坐车等等方面都表现得很优秀。让冰妈想起来就笑的是,海拔3000多米时人就有高反了,可是毛孩子没事,各个都活蹦乱跳。到了海拔5000米以后,其他狗狗没事,就铛铛老是放屁,坐车里也是不停地放屁,“臭死了,一放屁我就得把车窗摇下来,回来就改叫它铛屁了。”讲起铛屁的糗事,冰妈拍着铛屁的头笑到不行。

分享:

评论